• 首页
  • 激情图区
  • 亚洲情色
  • 欧美色图
  • 清纯美眉
  • 美腿色图
  • 明星色图
  • 网友自拍
  • 另类色图
  • 淫荡人妻
  • 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都市激情
  • 淫妻小说
  • 乱伦文学
  • 强暴小说
  • 性教文学
  • 长篇小说
  • 另类小说
  • 当前位置
  • 校园春色
  • 兩個母親的故事
  • 返回上一页
  • 兩個母親的故事 -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7-12 00:08:28   浏览次数:0



    兩個母親的故事







    第一章



    “華爾特!”貝蒂掃了掃金髮,對著兒子的臥室門怒目而視



    “華爾特,我知道你在做什麼!聽到你每天都在那裡手淫,真是噁心!華爾特,你聽到了嗎?”



    她年青的兒子並沒有應答,那套動的聲音甚至更加大了起來,床板也與牆壁相撞著發出巨大的聲音,華爾特握著手,狠狠地套弄著那硬綁綁且有點發酸的雞巴。



    “華爾特!”貝蒂把門敲得重重的。她只有三十四歲,藍眼金髮,苗條的魔鬼身材上挺著兩個大奶子。



    “華爾特,你聽到了沒有!”華爾特呻吟起來,床板與牆壁的撞擊更快了,他可能已經瀕臨發射的邊緣。



    貝蒂從門口退回了,當她走到大廳時臉色已漲得通紅。



    她穿著並不考究,只穿著一件牛仔褲和藍工作襯衫,上空的乳房在襯衫下跳躍著。



    這是一件正常的家庭主婦穿的家居服,但是她感到非常不習慣。



    一來,她現在已經離婚了,這幢房子以及每個月定期寄來的生活費就是她婚姻的唯一證明;二來,她有一個英俊的兒子,可惜太沈迷於手淫了。



    這開始於六個月前,正好是她離婚時,華爾特是個非常英俊的小夥子,高大威猛,而且胯下也總是有著一團明顯的隆起,貝蒂儘管有點尷尬,但卻不能去避免不看到那裡。



    貝蒂知道正在青春期的男孩性欲是非常強烈的,因而華爾特的雞巴一天到晚都是硬著的一點兒也不奇怪,但是她卻還沒有做好接受這個事實的準備。



    她猜想她自己的身體也應該是造成這種情況的罪魁禍首之一。



    貝蒂比同齡人都要苗條,擁有修長的美腿和少女般圓而翹的屁股。但是她的乳房太大了,因而不得不使用定做的乳罩。



    她的身體總是讓男人垂涎欲滴,貝蒂有點害怕她那獨生子也不能例外。



    她在過去六個月中看到過很多次他的雞巴,而且她也發現他不時地偷窺她的身體。



    至少他還能克制自己,貝蒂這樣安慰著自己,又或者他只是靜靜地在一邊手淫。



    現在是下午三點半,華爾特已經呆在裡面一個半小時了。



    剛回家時,他就雙腿之間搭著賬篷沖了上樓。



    兩分鐘之後,這種聲音就響了起來。



    一天之內要聽到四次這種聲音,她嘗試嚴曆地去說服他,但是他根本就不聽。



    他說只要雞巴一硬起來,他就忍不住要手淫。



    對了,他應該去學習如何忽略這種生理現象,貝蒂突然想通了。



    立刻她走到了大廳的壁櫥前,找著掛在釘子上華爾特臥室門的銷匙。



    決意地她走了他的房間,準備捉住這個現行犯。



    一個年青人每天手淫這麼多次,這絕對不正常。



    華爾特必須去學習如何控制他的性欲。



    貝蒂走進了房間,華爾特好一陣子之後再注意到她進來了。



    象她所估計的那樣,他把褲子脫到腳踝處仰躺在床上。



    一罐嬰兒油明顯地放在床上,這個年青人的舌頭滑到嘴角,用力地摧殘著他疲不能興的陽具。



    貝蒂看著眼前的一幕,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兒子的裸露出來的男根;她也有些好奇,她以為他應該只有一根小雞巴,即使他現在長大了。



    但是貝蒂立即知道自己錯的離譜,華爾特有一根巨大的雞巴。



    一根非常長且粗的陽具就聳立在那裡,至少也有九英寸長,而且象她的手腕那股粗。



    龜頭大得就象一個小蘋果,腫成了深紅色而且有閃亮的液體從那兒流了出來。



    才離婚沒多久的母親感覺到陰戶內開始隱隱作癢。



    她從來就沒想到過她兒子豎硬的雞巴會讓她的騷穴變得如果潮熱。



    “好了,華爾特,立即停下來!”



    華爾特擡起了頭,看到自己的母親就站在房裡。



    他歎息了一下,鬆開了雞巴,把手放在頭後枕著,並沒有試圖去蓋住他的肉棒。



    他的巨炮在小腹上脈動著,貝蒂坐在了兒子的床上,試圖不看他的雞巴。



    她覺得乳頭也硬了起來,頂在了那工作襯衫的布料上。



    她希望她戴上了胸罩,好避免巨乳在兒子面前搖動著。



    “你何時進來的,我的房間不是鎖上了嗎?”華爾特有點不高興,“難道我就不能有一點私人空間嗎?”



    “你非常清楚我一刻之間還敲過你的門,用這個銷匙我有充分的理由。華爾特,我們得談談,你每天都手淫,這不正常,你不能把過多的時間花在套弄雞巴讓它射出來上,你得向正常方面發展。”



    “我情不自禁,”華爾特抗議著,“我的雞巴一變硬,我就想摸它,這有什麼錯?”



    “為什麼你不去認識些年青女孩呢,她們可以……”貝蒂臉紅了,她差點就要說出找個女孩來做愛更好的話來。



    “……幫你想更多正常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性交?”華爾特輕蔑地笑了。



    “什麼話,我幹過大把的姑娘,如果你想看的話,我明天就帶一個回來在這裡幹給你看。我只是喜歡摸雞巴,這感覺非常好。”



    “你……你能不能在你母親跟你談話時穿上褲子,這非常的不雅。”



    “好了,是你想要談吧,媽媽,我不想停下來,每天我都要射很多的精液出來,我非常需要去發洩。”



    她的兒子無視母親的目光,把手伸到了胯下。



    驚訝的母親只能看著他開始擠壓著陰莖,非常慢卻很大力,就在套弄著那超大的雞巴同時他哼了出來。



    “華爾特!華爾特,你……”貝蒂氣喘著對他說,半是憤怒,半是亂倫的欲望。



    “……你竟然敢在你母親面前做這種事!立即把手拿開!”



    “我不想拿開,媽媽,這感覺非常好。”華爾特盯著她的雙乳,當她的巨乳在襯衫下搖動時他發出了惋惜之聲。



    “噢,你有一雙大奶子,媽媽,有時我手淫時都想去舔它們,它們看起來是那麼的美。”



    “華爾特!”貝蒂知道完全不能讓她的男孩停止手淫,她探過手去,想把他的手從肉棒上拿開。



    但是華爾特在同一時間抽回了手,而貝蒂的手則華爾特那熱呼呼又硬綁綁的雞巴。



    “噢,噢,噢,這感覺非常棒,媽媽!為什麼你不幫我來摸呢?”



    “你這個小壞蛋!”貝蒂開始摸著,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做,對著她的兒子犯下最邪惡的罪行。



    她的陰戶現在非常的濕,在內褲裡悸動不已,比她想像的更加強烈,怒氣和無法控制的肉欲已征服了她。



    華爾特躺在那兒,看著他性饑渴的母親摸著他的肉棒。



    貝蒂現在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巨大的陽具,臉上有一絲似痛苦的痙攣,她快速地上下套動著龜頭。



    “這感覺好嗎?這就是你想我做的嗎,華爾特?你要你的媽媽做這種事,你真是噁心到要你自己的媽媽來幫你打手槍?”



    “你也想要你媽媽來親你的雞巴嗎?你應該喜歡的,對嗎?你喜歡讓你自己的媽媽把你的雞巴塞在嘴裡,吃你熱呼呼的精液吧!”



    華爾特立刻推開了她的手,坐在床邊上,他看著媽媽壞壞地一笑,然後指著他微痛的肉棒道:“對,這就是我想要的,為什麼你不現在跪下來,媽媽?我的雞巴正等著你來吃呢!”



    “你可真是個壞得無可救藥的壞小子……”她按照兒子的命令做了,跪在他面前正對著他巨炮,後面的半句話自然也變成了模糊不清的呢喃。



    貝蒂的呼吸非常的困難,她能感覺到她的陰戶就象心臟般跳動。



    她完全身不由已,甚至分辨不清這是夢還是現實。



    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會用深喉含住兒子的雞巴,併吞下了他噴湧而出的精液。



    貝蒂用手指緊緊抓住那根跳動的雞巴,在根部握實了。



    她凝視著這粉紅脹大的龜頭好幾秒,看著這閃著水光的皇冠。



    淫蕩的媽媽低下了頭,用嘴對著他的尿道口,妖媚地伸出舌頭,舔吃著那流出來的體液。



    “嗚……!感覺太棒了,媽媽!”華爾特在床邊上翻騰著,用雙手抱住了她的頭。



    “把它放到你嘴裡去,媽媽!舔它,嗚……舔得真好!”



    貝蒂閉上了眼睛,極力不去想自己居然是個吃自己兒子雞巴的壞媽媽。



    漸漸地她的唇含住了他脈動的雞巴,一寸一寸地吞下這個巨大活躍的男根。



    她只吞下三分之一的雞巴就停止了,因為如果再要吞進的話,她會窒息而死。



    然後她閉著眼睛舔吃著這根硬硬的雞巴。



    一個荒謬可笑的聲音在她心中響起,她只是想要讓他知道讓自己的母親來吃雞巴是多麼糟糕的一件事。



    貝蒂努力地舔著,她的嘴唇處發出漬漬的水色。



    她努力地想要讓臉更接近他陽具的基部,不管自己差點要背過氣去,一口氣把整根都吞下。



    巨炮響應著她的努力,變得更大更硬。



    龜頭猛烈地脹著,它在她呼吸道中跳動著。



    “嗚……”貝蒂嗚咽著,她淫蕩無恥地舔弄雞巴發出的水聲越發大了起來,傳遍了整個房間。



    她興奮地上下移動著頭,讓她兒子的陽具幹著她的嘴。



    手指緊抓住陰莖的根部,就在她用心吃著磨菇型皇冠上滴下的體液時,她用力地套弄著莖身。



    “媽媽,我要來了!”華爾特氣喘著,“嗚……我要來了,媽媽!這一次會很多的,噢,吃它,用力地吃!你吃雞巴的功夫實在是太厲害了!”



    令人噁心的稱讚如美妙的音樂般傳到她的耳中,貝蒂臉漲紅著更努力地舔吃著那雞巴。



    很快她的面頰處就傳來那瀕臨射精陽具的跳動。



    她用飛一般的速度在莖身上下滑動著,瘋狂地期待著那些自她兒子雞巴中噴出來的精液。



    “吞下,媽媽!我射了,射了!”他按著她的頭,在床上頂著屁股,把雞巴又塞進了她嘴裡一英寸。



    貝蒂開始劇烈地喘息起來,在最後,她的努力有了回報。



    腫漲的龜頭噴出了大量的精液,灌入那愛吃精液的母親喉嚨中。



    “嗚……”貝蒂歡叫了起來,精液如泉水般湧出來,擊打在她的扁桃體上,然後灌下她的咽喉。



    愛上品嘗自己兒子生命種子的滋味,興奮的她津津有味地舔著那正在射精的雞巴。



    無恥淫蕩的母親舔著,擠著,吃著,直到那龜頭噴出最後一滴有點鹹的精液才放鬆了雞巴。



    射精大約持續了半分鐘,淫蕩的金髮母親擡起頭來,有點頭暈眼花地,極度饑渴地伸出舌頭將嘴角邊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



    貝蒂急促地呼吸著,她的陰戶把短褲浸濕得如同水洗般。



    華爾特的雞巴仍堅挺著,在她的眼前跳動著。



    就在她想起如果這根大雞巴插進她那多毛並且愛被大雞巴幹的騷穴中猛烈地抽送的美妙滋味時,貝蒂的陰戶開始了痙攣。



    “好了,我希望你會滿足,華爾特。”她氣喘噓噓,“你也讓媽媽為你吃了這大雞巴了,我猜想你現在不會叫媽媽做其它的下流事吧。”



    華爾特露齒而笑地點點頭。貝蒂站起身來,解開了她襯衫上的扣子,但是眼睛卻仍然盯著她兒子的巨炮。



    “那麼,我想你最好把衣服全脫下來,華爾特,現在我們開始談談,來一勞永逸地解決你的問題。”



    華爾特再度笑笑,踢倒了鞋子,把短褲完全脫下來。



    他仍穿著襯衫,但是他並不需要把它脫下來,因為他只要讓她看到大雞巴就夠了。



    他坐了起來,看著她。



    貝蒂的臉上有一絲驕傲的紅暈,她脫下了襯衫,把巨乳露了出來。



    “你喜歡媽媽的巨乳嗎,華爾特?”她問著他。



    貝蒂擡起了雙手,握住了突出的巨乳猛烈地揉著。



    有兩倍D罩杯大的雙乳變紅變大了,乳頭明顯地凸了出來。



    貝蒂踢倒了鞋子,脫下了牛仔褲,除了還穿著短褲外,她幾乎可說是一絲掛地爬上了兒子的床。



    “你現在過來,吃媽媽的美乳,華爾特,我想你應該知道如何做的。”



    華爾特點點頭,跪在母親的旁邊,用手抓著她的巨乳。



    如快餓死的人見到美食般,他擠揉著雙乳,用拇指夾住乳頭。



    貝蒂喜悅的戰慄著,就如同陰戶被舔吸一般。



    “你……你可以隨心所欲地舔,”她喘息著。



    華爾特爬到了她的身上,張開了嘴咬住她的乳頭。



    興奮的他漬漬有聲地吃著媽媽的巨乳,就仿佛回到了嬰兒時代在她的乳頭上吸奶。



    貝蒂不斷地嗚咽,她陰戶的需要越來越強烈了。



    她按著愛兒的頭,鼓勵著他更用心地吃乳房。



    “你……你現在可以摸我的陰戶,”她低聲道。



    “我想你也想這麼做。”華爾特把手滑了下去,移到了她的雙腿之間,擠壓著她的陰戶、然後他停止了吃乳,用勝利的目光看著她。



    “噢,媽媽!你那裡濕透啊!”



    貝蒂羞愧無比,她知道她的下邊濕了,但是她不知道連大腿內側也沾滿了她流出的愛液。



    華爾特像是被他媽媽那又熱又濕的陰戶給迷住了。



    他拉著她的短褲,把它脫了下來,露出了她那濕淋淋地不斷抖動的女穴。



    現在擁有魔鬼身材的媽媽完全赤裸了,華爾特把她的雙腿分得大大的,盯著那濕濕又律動的陰戶,那是許多年前他誕生的地方。



    “你在看什麼,華爾特?”貝蒂吐字不清地道。



    “為什麼你現在不把你的大雞巴挺進來?我知道你是想這樣做的,即使我是你媽媽。”



    “我首先得嘗嘗它。”華爾特喃喃地道,伏在她雙腿之間,盡力地分開她的大腿好讓嘴更接近那律動淫磨的美味陰戶。



    赤裸的母親很快就瞭解到她的兒子想要幹什麼,然後她震悚著咬牙感覺到他的舌頭在那芬芳的田野上遊動。



    “嗚……噢,華爾特!什麼……你要做什麼,華爾特?嗚……”華爾特忙得舔弄沒有回答。



    他明顯非常喜歡去舔母親的嫩穴,愛用舌頭在她那粘滿淫汁粉紅色的肉洞處胡鬧著。



    貝蒂有點兒害怕,在華爾特壓在她身上之前,她就已經濕透了,如果再讓他的舌頭在那裡搗亂,她那有點發酸的玉穴更不知會如何了。



    “不要,華爾特!你……嗚……你不要舔媽媽的屄!嗚……幹媽媽……華爾特。我現在就要你!”



    華爾特置之不理,他用手指把媽媽的陰唇拉得開開的,把舌頭伸進了那濕淋淋且香噴噴的玉穴中。



    浪水不斷地從她的騷穴深處湧出來,她的陰蒂也漲得大大的,突起在她那滿是陰毛的肉洞的頂端。



    華爾特的舌頭向上邊移了一點,象個舔穴老手般,左右開弓夾擊著她的陰蒂。



    赤裸的母親尖叫著,用雙手抓住了他的頭,然後迫切地扭動著,把濕漉漉的陰戶壓在了他的臉上。



    “噢,華爾特,”她嘶啞地叫著。



    “嗚!……媽媽要你舔穴,要你重重地舔穴,鳴……舔媽媽的穴穴……華爾特!噢,吃它……用力地吃它,讓媽媽我高潮吧!”



    華爾特不停地舔啊舔啊,他突然停了下來把手指伸入了媽媽那狹窄的陰道中。



    貝蒂如觸電般震了一下,她的兒子此時正一邊舔著她的陰蒂,一邊用手指在騷動的穴中抽送。



    “舔它,華爾特!噢,求你了!”華爾特用雙唇含住她的陰蒂,他大力卻溫柔地舔著,同時手指出飛快地進出於她玉穴之中。



    貝蒂感到體液在體內深處震盪著,從乳頭和屁眼傳來的美快傳遍了她的全身。



    她大泄了,不能控制地大泄了,而她的兒子依然在舔吃著她的肉洞。



    “吃它,華爾特!嗚……舔它,舔你媽媽的屄!要泄了,泄……了!”她律動的蜜穴不停地痙攣著,噴了她兒子一嘴的浪水。



    華爾特猶自舔著她的陰核,同時也抽插著她的蜜洞,將她引至最顛峰。



    高潮的消退是在一分鐘之前,現在,貝蒂的陰戶深處是又酸又癢,這是前未所有的感覺。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她兒子那巨炮轟入自己的騷穴之中。



    “你……你現就可以幹你的媽媽,華爾特,我知道你真正想要什麼,來吧,華爾特,挺進來,快點!”



    華爾特壓住了赤裸的母親,爬到了她雙腿之間,他的巨根在小腹處猛烈地跳動著。



    不能忍耐的貝蒂性急地捉住他的龜頭塞進了自己的玉洞。



    她咬牙低歎著,就在巨根沖了進來,仿佛要將她的嫩穴撐裂似的。



    “鳴……噢,你有一根好大的雞巴,華爾特!嗚……你想要插爆我,是嗎?來吧,鳴……插到媽媽的騷穴裡來,寶貝,快點!快點!”



    華爾特膝蓋微分,屁股向前猛力一頂,然後他狠狠地抽送著,每一擊都深插在他母親的體內。



    貝蒂擡起以頭,向下看著那青筋暴露的雞巴在她粘粘的肉洞中衝刺。



    這情景是那麼地讓人興奮,她狂扭著又圓又翹的屁股,迎合著華爾特的巨炮。



    “你……你插得好深呀,華爾特,”她不斷喘息,“來吧,華爾特,盡可能深地幹媽媽緊小的蜜穴吧!”



    華爾特猛烈地撞擊著,讓他母親痛苦地震悚著,迎接他巨炮的攻擊。



    甚至就連睾丸也好象要插進去似的,貝蒂一生人中從未感覺過肉洞如此充實。她的騷穴不由自主地收縮著,擠壓他那巨型兵器。



    華爾特躺在她身上不動好一會兒,他用肘支撐著身體,讓她的巨乳在胸膛處廝磨著。



    “幹你的媽媽,華爾特!”亂倫的欲望越來越強烈,貝蒂擡起了雙腿伸向他背後鎖住了他。



    她就象個母狗般欲求不滿,用那緊緊又濕濕的蜜穴狂亂地套弄著自己兒子的雞巴。



    “我要你幹我,華爾特!媽媽現在非常需要!幹我,用力地幹我!”



    華爾特抽出了雞巴,僅留巨大的龜頭在裡邊,他以雷霆萬鈞的氣勢把巨炮插進了她的肉洞之中。



    貝蒂就象一個永不知滿足的性機器,在迎送時她的乳房也猛跳著。



    華爾特配合著母親的節律,把雞馬深深地插入了她饑渴的穴中。



    “對了,華爾特!鳴……噢,要命啊,用力,用力地幹媽媽的穴!”貝蒂雙手緊抱著他的肩膊,大聲地浪叫,並以他的巨根為中心不停地亂旋轉著。



    “幹我,華爾特!喜形於色!”華爾特伏在她的肩頭喘息了一陣,然後他又再接再勵地幹著媽媽。



    無情地攻擊著,他把自己那巨大的肉箭深深地刺入媽媽的小穴深處。



    被肉欲沖暈了頭的母親只感覺腰部一陣酸麻,漲滿的肉穴強烈地抽搐著,糾纏著華爾特的雞巴。



    “媽媽又泄了,寶貝!幹媽媽,幹你好色的媽媽!嗚!泄……了,華爾特!我……泄……了!”她的陰戶在高潮中爆炸了,噴出了大量的淫汁,而那狹窄的粉紅色膣壁則包著她兒子的雞巴猛烈地蠕動著。



    華爾特筋疲力盡地伏在她的身上,雞巴深深地埋入她的體內,他的第二發精液已經射了出來。



    貝蒂只覺得它在一縮一漲著,在她陰戶深處噴了出來,洪水般的精液灌滿了她的子宮。



    她用力地收縮著肉壁夾住那正在噴射的雞巴,幫助她的兒子把睾丸內的每一滴精液都身在她的小穴裡。



    內疚、羞恥和厭惡回到了她的體內,譴責著她把陰戶給了自己的兒子。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她這樣想著。



    她只是簡單地不想面對她以後不得不每天繼續去幫她兒子排精的現實。







    第二章



    那天貝蒂拒絕了再跟兒子大幹一場,因為他總是想把那硬硬的雞巴插進她的小穴裡,這很讓她厭煩。



    拒絕他並不容易,她那天夜裡鎖上了房門,用力地磨著她濕濕的陰戶,幾乎手淫了大半夜,並且一直想著她兒子的巨炮帶給她的快樂。



    第二天早上,華爾特赤裸著身體,挺著跳動而且幾滴體液已經漏了出來的雞巴來到了餐桌前。



    他想要再幹他的母親一次,在她喂他吃早餐時,他愛撫著她的身體並用巨炮誘惑著她,但是貝蒂再次拒絕了他。



    不得不又用自己的手指來安慰自己好幾個小時,她知道這非常費事,但是一天前的激情似乎都消褪了,畢竟那種母親分大開雙腿裸露陰戶專為自己的兒子是可一不可再的。



    在下午,貝蒂穿好了衣服去採購。



    她一進門就聽到從樓上傳來淫聲浪語。



    貝蒂站在那兒,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肉洞幾乎是立即濕了起來,滲濕了短褲。



    然後她記起了她兒子一天前說過的話。



    他信守了諾言,帶了某個年輕的女孩回家做愛。



    “噢,幹我,華爾特!”女孩明顯非常饑渴,她的聲音也聽起來非常年青。



    “噢……噢,用你的大雞巴幹我,用力地幹我!讓我高潮,華爾特!”貝蒂把食品放入了廚房的櫃中,她有點擔心。



    她走了上樓,腦中滿是淫穢的想法,她兒子的大雞巴此時正插在某個幸運母狗的穴裡。



    聲音越發的大了起來,她兒子的臥室門是開的。



    貝蒂告戒自己不要去看,如果去看她兒子幹另一個女孩將會讓她再次陷入亂倫的肉欲中不可自撥。



    貝蒂不能自由地站在那敝開的門外往內偷瞧著。女孩相當年青,金髮而且身體苗條,她正壓在華爾特的上面,而他則仰躺著,微笑著看她。



    他的手抱在頭後,女孩有著非常敏捷的腰肢,她正瘋狂地扭著屁股,拚命地用濕穴磨擦著華爾特的雞巴。



    “要來了。”女孩急喘著,她捉住了華爾特的肩膊,全身震動著套弄他的陽具。



    “幹我,華爾特,我愛你的雞巴,華爾特!幹我,幹我……”



    “出去。”貝蒂下著命令。



    “噢,他媽的。”女孩嚷著,爬下了床。



    當華爾特的男根從她的陰戶中滑出時發出了淫靡的聲響。



    貝蒂充滿肋迫力地走上一步。



    三十秒後,這個無名的小母狗離去了。她是用著破世界紀錄的速度穿上了衣服,跑下了樓梯。



    她又再次與她自己的兒子獨處了。



    貝蒂站在床腳處,大聲地喘息著,緊盯住她兒子的巨炮。



    “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要發洩。”華爾特聳聳肩,若無其事。“我告訴過你我會帶個女孩回來,媽媽,我想說,如果你不肯跟我幹的話,我為什麼不可以同別人幹?”



    “你真叫人噁心,”貝蒂訓著他,“這種年紀的女孩,和她在房間裡做愛,而且還不關門,你應該引以為恥,除了你的雞巴之外,你就不想任何事了嗎?”



    “不是,我也想是的,但你為什麼不讓我再幹你那緊緊的小穴,媽媽?他媽的,我寧願每天把精液射進你的穴,而不是那個女孩的。”



    “你真是無恥之極。”



    “來吧,媽媽。”他赤裸地站了起來,挺著他的巨炮,步向他那貌似貞潔,本質卻是好色的媽媽。



    貝蒂站在那兒,她知道不能離去也不能再訓他,而且看著華爾特的巨根插在那個年青的女孩穴中讓她非常地需要。



    她的穴在蠕動著,湧出的愛液把整條內褲都打濕了。



    貝蒂非常想要大幹一場,非常的迫切。



    “把你的手拿開。”她有點軟弱。



    她的話似拒還迎,華爾特帶著她上了床。



    他讓她仰躺著,而他則脫著她的衣服。



    他把她胸罩脫下時,她那鼓鼓的奶子跳了出來,華爾特輕揉著母親的乳房,用嘴含住了它們。



    她的鞋子,裙子,滿是淫汁氣味的比基尼短褲,都脫了下來,這個淫欲的母親變得全身赤裸了。



    華爾特爬上了床,爬在她的雙腿之間。



    “張開腿,媽媽。”



    “不,華爾特,你知道這是犯罪,你不是真是想要幹媽媽吧,是嗎?”



    “我說,張開腿。”



    “噢,華爾特……”羞恥卻又淫欲難當,母親照著兒子的吩咐做了。



    她雙腿壓在肩膊上,分開了雙腿,完全打開了她那濕淋淋,律動著滿是陰毛的蜜穴,等待著他雞巴的入侵。



    華爾特笑著,爬到了母親的身上,他把龜頭對準了她緊緊的花瓣。



    “噢,我已經積存了太多,”他喘息著,“我只想發洩出來,我要做愛直到我射出,我要狠狠地在床上幹你!”



    貝蒂沒有回答,她正興奮地盯著下邊,看著她兒子的巨根刺入她的肉洞中。



    堅硬的雞巴擴開了她的陰戶,而她的肉壁則緊密無間地纏繞著莖身。



    一整天她都在幻想著這個,想要她的兒子再來插這個生身之洞。現在它深深地插進了她的體內,把她的小穴填得滿滿的。



    羞恥的裸母開始扭動,用那騷癢難當的蜜穴套弄著華爾特的雞巴。



    “啊,華爾特,這感覺太棒了,”她狂喘著,“你又幹……媽媽了,寶貝,嗚……幹媽媽,幹你的愛人,幹你媽媽騷癢難當的肉洞!”她提起大腿,把它放在了他的肩膊上,大張著雙腿,好讓他的雞巴抽送著。



    她的兒子開始幹了起來,他跪在床上,用雙手支撐著體重,有節奏地插著她緊緊的小穴,把他的肉棒不停地進出於她肉洞之間。



    “幹我,幹我的穴!”貝蒂大叫著,她迎湊著他的衝刺,在她兒子每次深深地插入時,一對巨乳猛烈地跳躍。



    “嗚……噢,他媽的,華爾特,你的雞巴好大,用力地幹媽媽,用力……寶貝,再大力一點!插爆我的穴。”



    華爾特狂吟著,猛攻著他媽媽緊縮的小穴。



    這就是她生他的地方;她的肉穴實在是太緊了,夾得他的雞巴好舒服,甚至比幾分鐘前幹得那女孩的還要緊。



    現在他的雞巴已全根盡沒地插進了媽媽那粘呼呼的信道之中,甚至連睾丸也要送進穴內。



    貝蒂被他的大雞巴插得非常地快活,它插滿了她的小穴,甚至也挺進了子宮。



    她淫欲的兒子在上面猛挺著屁股,在她稍粘的陰道中如魚得水般自在逍遙進出。



    “你喜歡我這樣幹你嗎,媽媽?”他低呼著。



    “你想要我幹得更重一點嗎?……媽媽?你喜歡我這樣幹你又緊又多汁的蜜穴嗎?”



    “是的,寶貝。”貝蒂尖叫著,狂暴地頂著屁股,吞吃著那根巨炮。



    “幹媽媽,寶貝,媽媽的穴很多水!嗚……用力,寶貝,用力地幹!噢,幹吧,噢,該死的,媽媽要泄了!”



    華爾特壓狂叫的媽媽身上,死命地用胸膛磨著她的奶子,然後他挺動得更快了。



    如拉鋸般來回抽動的雞巴,甚至要刺穿她的子宮。



    貝蒂在他的身下狂搖著,不停地把頭擺向兩邊,被自己兒子大雞巴幹得不成人形的她已經陷入了迷亂的境界。



    “媽媽要泄了!”她吶喊著,幾乎是大喊出來。



    “用力,華爾特!嗚!幹媽媽,幹你下流無恥的媽媽!我來了,要泄了!”她陰道在高潮中狂亂地痙攣著,噴湧而出的愛液沒頭沒腦地灑向華爾特的男根,絞動得他的陽具有點酸痛起來。



    華爾特越幹越凶,狠狠地把雞巴鑽入她陰戶深處。



    高潮大約待續了一分鐘,然後它過去了,華爾特仍舊猛挺著男根,他仍然沒有射出來,而且也沒有一點要射出的跡象。



    意識到這一點,貝蒂想著她或許可以把他的精液吸出來。



    “拿……出來,華爾特,”貝蒂為著自己的想法而羞愧萬分。



    “求你了,不要再幹媽媽的穴了。”



    “我要射出來,”華爾特不滿的咕嚕。



    “我知道,我……我想要去吃它……求你了,華爾特,媽媽非常想吃你的雞巴。”



    華爾特停止了抽動,他笑著看了看她,然後從她陰戶中抽出了還在發威的陽具,站了起來等待著媽媽跪在他面前。



    貝蒂跪在他的面前,跪在她兒子面前讓她覺得自己就象一條淫蕩的母狗,她把男根吞入嘴中,大口大口地吞進。



    “好好地舔我的雞巴,媽媽……”貝蒂非常喜歡這根在她眼前脈動的男根,她用手在根部握住了它,讓它立起來,然後她含進了龜頭舔吃著。



    這感覺非常的好,尤其上面粘滿了兩個的淫汁。



    貝蒂歡快地吃著雞巴,她用舌頭粘在馬眼上舔吃那流出來的體液。



    龜頭已經是相當地腫漲,精液隨時都會噴發出來,就在貝蒂想著她兒子的精液的味道及他可能會用精液來為她洗禮時,她的小穴又在隱隱發癢。



    “噢,你喜歡吃我的雞巴,對嗎,媽媽?”貝蒂沒有應答,她只是努力地吃著雞巴,舔吃的聲響漸漸地大了起來,充斥著整個房間。



    雞巴變得更硬了,在她的嘴裡跳動著,貝蒂的左手伸到了雙腿之間,愛撫著自己的肉洞。



    毫不知恥的她邊舔吃硬綁綁的雞巴,邊揉自己的陰穴。



    嘴快要撐爆了,就在她想盡力收服她兒子的雞巴時,貝蒂猛扭著頭。



    一絲金髮垂下來落到了她的肩膊上,她加快地舔吃的動作,用力握緊了男根的基部,她更猛烈地套動,同時右手也大力地擠壓著。



    “要射了。”華爾特低呼著。



    他用雙手猛按著她的頭,向前猛力一頂,把雞巴再送入半寸。



    “吃它,媽媽,用力地吃!嗚!你吃得太好了,媽媽!噢,幹,要射了!”大雞巴猛烈地抽搐著,將大量的精液灑入了母親那熱愛精液的咽喉。



    貝蒂興奮地舔吃著兒子的巨炮,品嘗著他新鮮精液的味道。



    一次又一次,白色的粘液沖出龜頭,擊中了她的扁桃體,灌入了喉嚨之中。



    貝蒂無恥地更用力擠壓和舔吸那噴出的巨炮,想要讓腹中充滿他的精漿。



    最終,他的陽具停止的發射,貝蒂從口中吐出那濕濕的雞巴,並盯著他的龜頭喘息不已民。



    現在是完全墮落,她不能壓抑過去那想要舔吃自己兒子雞巴並和他幹的願望。



    如果她和他走得近的話,這一切都將變得極為危險。



    現在她已經發現了一根遲在眼前的大雞巴,就是她的兒子。



    “你是……你是個壞胚子,華爾特……”貝蒂低聲道,依然用心地舔著他的馬眼。



    “你是個連媽媽也幹的壞胚子,難道你讓媽媽吃你的雞巴,都不覺得羞恥嗎?”



    “一點也不。”



    “我……我敢說,你一定也想幹媽媽的小屁眼,是嗎?這就是你,當你手淫時,你總是幻想著幹我的小屁眼,寶貝,你的雞巴想要做些什麼呢?”華爾特僅是笑笑,他的雞巴已經再度硬了起來。



    貝蒂搖擺著站了起來,幹屁眼的想法讓她非常矛盾,但是那滿是皺紋的後庭已經在渴望著陽具的插入。



    這是因為貝蒂生了一個非常敏感,常常發癢的屁眼,無論何時她的肉洞變濕了,屁眼也一定會熱熱的癢癢的。



    “你最好從浴室裡拿些凡士林來,華爾特,我想如果我不讓你幹屁眼,你大慨也不能克制你的欲望。”



    華爾特走向了浴室,貝蒂則拿了一個枕頭放在小腹上墊高屁股。



    她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她也知道她非常想兒子來幹屁眼。



    羞恥的她擡起了圓圓的屁股,分得開開的,把那粉紅色的屁眼呈現在她兒子眼前。



    華爾特返回了臥室,發現了他的母親四肢著地,屁股拱得高高的,同時也把兩片臀肉扒開了。



    他笑了笑,爬了過去。



    貝蒂知道他來到了後面,打開了裝凡士林的罐子,她期待著他把潤滑油塗遍她整個屁股。



    “把你的手指伸進去,華爾特,讓媽媽的小屁眼也變得更潤滑一點。”



    華爾特照她的要求辦了,伸出手指,插進了他母親的直腸中。



    貝蒂呻吟起來,讓他用手幹著她緊緊的騷癢的屁眼。



    然後就是把潤滑油塗在她兒子的雞巴上。



    “夠了,華爾特,現在你可以幹媽媽的屁眼了,快點,寶貝,狠狠地幹媽媽的屁眼吧,不必留情!”



    華爾特靠近了赤裸的母親,把他的大龜頭瞄準了她非常有彈性的菊花蕾。



    當貝蒂感覺到那入侵的大陽具劈開她的直腸,象要撐爆她火熱的屁眼時,她發出了幸福的呻吟。



    自從她上一次被幹屁眼已經是非常久的事了。貝蒂的屁眼像是在歡迎著華爾特的雞巴進入似的,緊緊地纏著那粗粗的莖身。



    貝蒂咬了咬牙,壓下了她的屁眼在吞入他雞巴時的痛感。



    然後她開始扭動著,幫助著她兒子把每一寸雞巴都插過她這個緊狹的洞裡。



    “幹媽媽,幹媽媽的屁眼!”她哀求著。



    貝蒂放鬆了臀肉,不再需要掙開它們了。



    她的手從下腹滑下,探入雙腿之間,她就用力地刺激著陰蒂。



    “幹媽媽的屁眼,華爾特!”她喘息著,“深一點,寶貝,用力地插,噢,幹,噢,狗屎,狠狠地插媽媽的屁眼!”



    華爾特壓在她的身上,用巨炮插著她那塗滿了凡士林的屁眼。



    全根盡沒,就在他的莖身被她屁眼內難以形容的直腸包圍時,雞巴在猛烈地跳動著。



    貝蒂開始用力地搖毒害,毫不知恥的她大叫著用緊縮的屁眼套弄著他的雞巴。



    他也努力地配合著,加快地速度,在媽媽的小屁眼裡進進出出。



    “幹我的屁眼,幹我這發癢的屁眼!”貝蒂請求著。



    她的手指也猛揉著陰戶,同時用屁眼刺激著雞巴。



    “嗚……媽媽的屁眼在發癢,寶貝,要用力地幹!噢,天殺的,請用力幹,噢,親愛的,全力地插媽媽的屁眼!”



    華爾特照他媽媽的要求做了,用力地幹著她的屁眼。



    巨炮變得更豎硬了,貝蒂知道她的兒子就快要用精液來灌溉她的直腸了。



    高潮在她體內爆發,愛液打濕了她的手指,同步的,她的屁眼也強烈地擠壓著華爾特的超極大炮。



    貝蒂喜悅地尖叫,激烈地扭著搖著。



    “幹我的屁眼,幹媽媽發癢的屁眼!”她喊了出來,“我的屁眼要泄了,華爾特!幹它,用力地幹吧!我……來……了!”



    華爾特筋疲力盡地倒地她的身上,他的雞巴在直腸內猛烈地噴發了,大量的精液湧出了睾丸,從龜頭處射了出來,灑完了他母親的屁眼,讓她的直腸內形成了精液的海洋。



    淫欲的裸母用力地夾緊巨炮,讓它射光所有的儲備在她的屁眼中。



    她想著華爾特對她身體渴望的事。



    在幾個小時以後,貝蒂步進了自己臥室,並嘗試去忽略陰戶內又酸又濕的感覺,她在想著怎樣才能切斷她和兒子間亂倫的聯繫。



    她應該讓他看一個學生顧問,對了,就是這樣,一個顧問可以幫助他解決無法控制性欲的問題。



    貝蒂走到了她的桌邊,拿出了地址簿翻著。



    她並不認為自己的肉欲才是造成兒子幹她的事實,她只是把一切都推到他身上。



    瑪格莉特。凱琳,她是一個臨床醫學家,貝蒂曾經聽說過她是瑪格莉特。凱琳偶爾也會到華爾特的學校來診病。



    瑪格莉特大概也是一個母親,擁有一個成長中的兒子。



    學校的記錄中就如同貝蒂所想像的一般。



    她得儘快地讓華爾特去看瑪格莉特。凱琳,去討論解決這種喜歡舔及幹自己母親的病態欲望。







    第三章



    “你幻想跟你母親有性關係有多久了,華爾特?”瑪格莉特。凱琳問道。



    “是她告訴你的嗎?”華爾特揚了揚眉頭,“我幻想的事?”



    “還有別的事我能知道嗎?”華爾特猶豫了一下,“沒有,就是這,我幻想的事。”他露齒而笑,“是的,我幻想這種事很多天了。”瑪格莉特坐在椅子上翹起了腿,用鉛筆在筆記本上寫著些什麼。



    她記起了早上接的電話,貝蒂。溫妮幾乎是用一種精神錯亂的腔調說著,她乞求著瑪格莉特當天下午對華爾特諮詢一番。



    華爾特的表情看起來非常陰沈,就在他幾鐘前進她家時並跟她走到房子尾部的小型辦公室時。



    瑪格莉特現在回想著他的腔調,並有點好奇,他是否在事實上也幹了他的母親。



    這很有可能,即使這是真的,瑪格莉特也不會因此而煩心。



    對於學校和家長會來說,瑪格莉特充其量也不過是個解決在學校中有麻煩男孩的問題的學生顧問而已。



    學校根本不知道瑪格莉特用來幫助男孩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幹她。



    做學生顧問這個工作的唯一理由就是它能創造機會去跟華爾特這種年紀的男孩口交及性交而已。



    瑪格莉特現在三十六,看起來至少外表要年輕四歲左右。



    她身材嬌小,有著一頭深棕色的頭髮,而且象女孩般甜美的身體上有著大大的,非常適合舔吃的雙乳。



    瑪格莉特在她十分年青時曾經結婚過,生了一個孩子亨利,現在十六歲了。



    她的丈夫在三年前與她離了婚,瑪格莉特就是依靠丈夫寄來的生活費以及她自己作顧問的薪水來過活雖然這並不多。



    她丈夫與她離婚的原因就在於她那強烈想要吃年輕男孩雞巴及跟他們性交的欲望。



    瑪格莉特覺得比起年長的男人,年輕的男孩通常都是非常快地硬起來,把大量的精液射入她的口、陰戶和屁眼中。



    年輕的男孩總是非常用力且快地幹著,瑪格莉特就是喜歡陰戶被狠狠地插,而且他們可以一天到晚不停地幹她及射出精液。



    瑪格莉特已經誘惑了不少學校、家長會和風紀辦公室指使來的年青男孩。



    年青男孩的煩惱最好的藥方就是,她個人覺得,讓她舔吃他們的雞巴並跟他們做愛。



    如果年輕男孩每天都把精液排出來,他們就能安份地呆在學校和家裡。



    瑪格莉特總是想要誘惑男孩,特別是有大雞巴的男孩。



    華爾特雙腿之間的隆起也向她暗示著他有一根大而粗的雞巴。



    瑪格莉特非常想要吃這種超大雞巴射出來的精液。



    和她富有丈夫婚姻生活中的樂趣就在於晚上吃他的雞巴,榨出他粘粘的精液來。



    現在只要一想到年輕的華爾特幹過他自己母親的事實,就讓瑪格莉特她有種神魂顛倒的感覺。



    她最強烈的幻想就是教導自己那純真無暇的兒子亨利如何吃雞巴及性交。



    “我可能錯過了某些東西,華爾特,”瑪格莉特說著,“早上你母親打電話來時,她說你和她之間的問題非常嚴重,她還說你對她有著直裸裸的性興趣,甚至還企圖和她發生性關係。現在,我的印象就是這種亂倫的事甚至比你母親暗示得還要更進一步,對嗎?”



    “她都告訴你些什麼。”華爾特聳聳肩。



    “你真的幹過你自己的媽媽嗎,華爾特?”華爾特只是看著她。



    瑪格莉特動了動身體。



    “如果你做了的話,那也沒有什麼大不了,華爾特,母子間的亂倫甚至比人們想像的還要多,象你這種年青男孩的雞巴只有稍受刺激就會硬起來。男孩們的性欲望非常強烈,而把這種發洩的欲望對向任何可利用的女人,特別是他們的母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我想要告訴你,華爾特,如果你不承認的話你就不可能離開這個房子,現在告訴我真相,你幹了你母親沒有?”



    華爾特猶豫了片刻,然後他笑了。



    “是的,我幹了。”



    “是誰主動開始這種性接觸的?”瑪格莉特問著,感覺她的小穴也變得又濕又熱起來。



    “是我,她不太樂意,我想,這也是她為什麼把我送到這兒來的原因。”



    “為什麼?你想要幹你自己的媽媽,華爾特?你是太壓抑了所以任何陰戶都行,還是你對她有特別的欲望?”



    “兩者都有吧。”



    “你是說你有非常強烈的性衝動,華爾特?”瑪格莉特拿起了鉛筆,假裝在記錄著。



    “是的,非常強烈的性衝動。”



    “你手淫過很多次嗎?一天你會做多少次,就平均來算?”



    “五到六次。”



    “這太多了,華爾特,你每次高潮都射出大量的精液嗎?或者你有時只射出一點兒?”



    “通常都是非常多。”瑪格莉特覺得陰戶發癢了,她盯著著男孩的胯部看著,引導的這種談話已經讓他的雞巴豎挺了起來。



    “我沒有注意到你的陽具已經硬了,華爾特,這經常發生嗎?”



    “是的。”



    “當你的雞巴硬起的時候會感覺很好,是嗎?”



    “是的。”瑪格莉特放下了筆記本。



    “華爾特,我向你提出一個特別的要求。把你的褲子脫下來,讓我看看你硬起來的雞巴,我想如果我直接觀察你的雞巴的話,應該會比較有用,當然這並沒有其它的意思。”



    華爾特站了起來,狡猾地看了她一眼,然後解開了皮帶,拉下拉鍊。他脫下了鞋子,把褲脫至腳踝處,腰部以下的身體都赤裸地呈現在她的眼前。



    “噢,華爾特,你的那裡好象特別大呢!”男根非常巨大,硬起來就好象棒球棍一樣,九英寸長而且非常粗,上下不停地跳躍著。



    瑪格莉特口水都快流了出來,她想像著它在某個幸運兒的喉嚨中噴出大量精液的情形。



    “讓我靠近一點看,華爾特。”瑪格莉特站了起來,她的陰戶悸動著,跪在於年輕的男孩前。



    當她看到那巨炮在眼前悸動時,她發出了幸福的呻吟。



    瑪格莉特捏了捏龜頭,用手指在莖身上下滑動。



    強壯的男根就在她的眼前跳躍著。



    “它看起來非常健康。”她的腔調有點兒不太自然,“我摸你的雞巴你感覺舒服嗎?”



    “是的。”瑪格莉特卷著手握住了他這根不安份的雞巴,開始慢慢地但有力地套弄著。



    她盯著龜頭,發現晶瑩的液體從馬眼處流了出來。



    “感覺更舒服了嗎,華爾特?你手淫時也是不是這樣摸你的雞巴?”



    “如果你吃它的話,我會覺得更舒服的。凱琳小姐。”



    “這也是一種治療,華爾特,就看你的反應了。”大量濃濁似牛奶般的體液湧出了華爾特的龜頭,瑪格莉特用手掌包住了它,溫柔地愛撫著。



    她把手滑至陽具的根部,在那裡固定了,然後她用雙唇含住了他的龜頭,發出了很大的聲響。



    他的雞巴嘗起來感覺很好,尤其是那體液的滋味,瑪格莉特已經在幻想濃烈的精液從龜頭處沖出的情景。



    她閉著眼睛,集中精力地舔著他的陽具,漸漸地,她張開了雙唇,一寸又一寸地吞吃著他巨大的男根。



    華爾特俯瞰著她,為這個女人吃他雞巴的一幕而興奮。



    瑪格莉特的嘴巴在擴漲到極限點時,她停止地動作。



    買力地舔著,她知道年輕的男孩非常喜歡這個又濕又重的吸舔。



    華爾特喜悅地震悚著,用雙手按著她的頭。



    “用力,”他喘息著,“用力地吃它!”瑪格莉特想像著華爾特的母親也象她般跪著,饑渴地品嘗著自己兒子豎挺雞巴的味道。



    這個想像讓她興奮起來,她不必再問華爾特同他母親有關於亂倫性關係中的細節。



    然後,瑪格莉特再次想要去吃自己兒子亨利的龜頭,這是她最禁忌的幻想,只要一想起這就會讓她興奮莫名。



    瑪格莉特的雙頰紅了起來,她拚命地舔吃華爾特的陽具,象擠奶般想要吃他射出的大量精液。



    “用力,”華爾特不滿的命令著,“噢,要命,你吃得我太舒服了!”瑪格莉特重重地吸著,她的右手毫不知倦地套弄著巨根,把聲響弄得益發大了起來。



    她如饑似渴地舔著,讓那熱熱的牛奶般的體液滴落到舌頭上,瑪格莉特就象品嘗著什麼美味般沈迷於此中,期待著那大量的精液灌入腹中。



    在大約五分鐘的舔吸後,華爾特的陽具就硬得象鐵般,他站在那裡發抖著,手握住她的頭髮,瀕臨了爆發的邊緣。



    瑪格莉特快速地調整了動作,她的手越來越重地按摩著莖身,嘴唇也益發用力地吞著華爾特的雞巴。



    “我要來……了!”華爾特突然間大叫起來,“吃我的雞巴,凱琳小姐,吃我硬硬的雞巴!噢,幹,來……了!”令人驚奇的份量,他的精液噴射在這個熱愛精液的媽媽口裡,一波又波熱呼呼的美味精液射了出來。



    瑪格莉特嗚咽著,她如火燒般的咽喉正等著華爾特陽具的噴發。



    精液沖出馬眼,擊中了她的扁桃體,灌滿了她的胃。



    瑪格莉特心醉神迷地漬漬有聲地吞咽著華爾特的睾丸生產出的精液。



    在最後他的高潮過去後,瑪格莉特把那又大又濕的雞巴吐了出來,死死地盯住它。



    它仍然是硬硬的,這讓她的陰戶開始饑渴,讓這根曾經插過自己母親的雞巴來插自己那會感覺多麼棒。



    “好了,這也算是種治療,華爾特,”瑪格莉特的聲音有點沙啞,“你說你的雞巴總會射出大量的精液是對的,我注意到你的陽具仍是硬綁綁的,難道你總是要兩次發射才能緩解這腫痛之苦嗎?”



    “是的,”華爾特歎息著,“有時候還要更多。”



    “那就讓我們來嘗試另一次的治療,華爾特,用你的雞巴插我的穴,就在地板上,而且你也可能幻想你是在幹你的母親,這應該對你有點效果吧?”



    “是的。”



    “好了,華爾特,先讓我脫掉衣服。”淫蕩的女人站了起來,她的眼睛仍死死地盯著華爾特的巨炮。



    很快她就變成赤裸了,她想用這豔麗而且充滿欲望的身體來享用華爾特的雞巴。



    華爾特喘息著盯住她,他的雞巴甚至變得更硬起來。



    瑪格莉特的身體是她的驕傲,除了早在她十幾歲時就已經發育得異常豐滿的雙乳之外,她身上的一切都是嬌小的。



    作為一個治療專家和母親顯得不太合適,這個棕色的女人更適合利用她那對令男人垂涎欲滴的乳房。



    她喜歡上空穿緊身T恤,讓那些男人看著她的大乳在她走動時跳躍不停。



    華爾特現在被她的大乳吸引了,瑪格莉特躺在地板上,扭動著屁股擺出一個迎戰的姿勢。



    眼盯著男孩的巨根,她分開了細嫩的雙腿大大的。



    “來吧,華爾特,到我的上面來,幹我濕透了的肉洞。”華爾特屈下膝,他的巨根抵在了她的小腹上。



    他抓住陽具,用龜頭對準了她那又緊又濕的陰洞。



    瑪格莉特向下看著,想要去觀賞那青筋畢露的巨根塞入她的小穴之中。



    “我的小穴緊不緊,華爾特?你喜歡幹你那淫蕩媽媽的穴,還是喜歡幹我的?”



    華爾特沒有理她,用雙手支撐著體重,膝蓋分開壓在她的腿上,他的屁股一沈便把陽具深深地送入她的蜜穴之中。



    巨炮讓她充實無比,瑪格莉特喜悅地浪叫起來,感覺到那粗魯的雞巴象犁田般在她的體內聳動著。



    同一時間,她也扭動著屁股,好幫助這個年青的男孩把雞巴完全送入她痙攣饑渴的肉洞中。



    “這感覺太棒了,華爾特!嗚……插深點,寶貝,象幹你媽樣幹我,寶貝,我要你狠狠地插我!”華爾特在她的身上蠕動著,用她的雙乳安慰著胸膛。



    他的手往下移,抓住她的屁股蛋兒,然後他把她的小屁股按在地上,就更猛更快地幹她,把那如開塞鑽般的雞巴鑽入她緊緊的穴中。



    “你就是這樣幹你的媽媽嗎,華爾特?嗚……噢,幹,我的穴更濕了!用力地操吧!把我幹死吧!”她擡起了腿,把腳踝放在了他的肩膊上,毫不設防地把她的陰戶暴露出來,任憑他那誓要插進子宮的雞巴瘋狂地蹂躪。



    華爾特表情痛苦地猛挺著,讓她那纖細的緊穴強力地夾住他的雞巴。



    挺動得越來越快,每一擊都好似要插爆她的騷穴,直搗入她的小腹般。



    “你非常喜歡性交,對嗎,華爾特?……嗚……這就是你為什麼幹你母親的原因,對吧?你想要的只是一個緊穴去幹,對吧?”



    華爾特仍然瘋狂地抽送,把堅硬的雞巴如雷轟頂般直擊她的小穴。



    瑪格莉特迎合著他的攻擊,每一次巨炮深深地塞入她小穴中時都讓她不由自主地震顫。



    “你有一個淫蕩的母親,華爾特?她就喜歡象我這樣被你幹嗎?你的母親非常喜歡你幹她,是嗎?……你不需要到外邊去找姑娘,你可以在家裡幹你母親的穴。”瑪格莉特收縮著膣壁,讓她狹窄的信道擠壓著年青男孩跳動的陽具。



    此時華爾特抽送更加地大力,他在她脖子處嘶啞地喘息著,被她緊縮的穴及她在他耳邊說著他幹他母親的事而刺激得直發抖。



    瑪格莉特能感覺到陰戶不聽使喚地悸動著,是停止對華爾特說著他淫蕩母親時候了,現在的她必須把全副精神都集中到自己高潮的事上。



    “嗚……我的陰戶濕得更厲害了,華爾特!嗚……幹我的騷穴,用力地操爛它!”華爾特的抽送並沒有停止,猛烈地擡起腰,他重重地狂攻著她的蜜穴。



    瑪格莉特淫亂地配合著他的進攻,大乳在他胸膛上滑動著。然後她的陰戶開始律動,她知道她已經踏進高潮的邊緣了。



    “操我的穴,用力幹我的爛穴!”她尖叫著,“我要來了,華爾特!我……



    來……了!”高潮非常強烈而且時間很長,她赤裸的身體內流動著電火花,被雞巴塞滿的陰戶象波浪般地蠕動著夾緊了華爾特的肉棒。



    華爾特飛快地插動著,他的雞巴在她體內變得更硬了,甚至挺進了她的小腹處,然後他猛力地一擊,瑪格莉特知道他也高潮了。



    “噢,凱琳小姐!”第二發濃濁的精液自龜頭處噴了出來,灑遍了她的小穴內。



    瑪格莉特狂喜地震悚,她只覺得陰戶中升起了一道電流,發癢的膣壁上到處都是他的生命種子。



    “你是個好孩子,華爾特,全部都射進來。”她扭動著,收緊了膣肉狠狠地夾住猶在噴射的陰莖,讓他的精液更猛烈地射出來。



    高潮過去,華爾特狂喘著,從她的身體上滑下來。



    他的雞巴離開陰戶時發出了響亮的啵聲。



    瑪格莉特的洞穴中非常的濕腫,大量的液體從她的裂縫中流到了地毯上。



    “華爾特,你流了好多,”她承認著,“難道你的母親就這樣任你離去?你應該自負其責的,華爾特,用你的舌頭吧。”華爾特盯著她。



    瑪格莉特張開了雙腿,把那令人垂涎大張的陰戶對著他。



    一根手指塞入那粉紅猶流著液體的洞穴,她淫蕩地抽插著。



    “裡面熱熱的,而且還濕濕的,”她低喘著,“我想要你幫我清潔清潔,來吧,我的穴有這麼多的精液,我怎麼好穿上內褲,用你的舌頭幫我的陰戶好好地清潔一番吧。”



    華爾特仍看著她,他想不到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竟會如此淫邪。



    他微笑了,把身體放在她雙腿之間。



    瑪格莉特饑渴地看著他,觀察著他把嘴對上了她那躁動的肉穴。



    緊接著,華爾特開始舔吃著,把舌頭鑽入她腫漲的陰戶之中,吃著他自己的精漿。



    “這才是好孩子,華爾特,嗚……你很喜歡舔穴,對嗎?我敢說你舔你母親的穴時她也很喜歡。”



    華爾特只顧埋頭舔穴,他把舌頭深鑽入她微張的陰戶裡面,在陰道深處毫不知恥地舔吃著他自己的精液。



    瑪格莉特抓住他的頭,慢慢地搖著屁股,把律動的肉洞壓在他的臉上。



    “我想你僅有的麻煩就是你性欲太過,華爾特,我知道如何去幫你和你母親解決這個問題,只要你的雞巴一硬起來,你就可以來找我,幹我,我不會介意,而且我也喜歡這樣。”



    華爾特點點頭,忙於舔吃著,直到她陰戶中的精液被舔得乾乾淨淨,只留下點點愛液的閃光。



    他擡起了嘴,直接輕咬著她的陰蒂。



    瑪格莉特低喘著,壓住他的頭,讓他的舌頭和嘴唇停留在那兒。



    但是當華爾特取悅著她時,她的意識已經飛到了另一個不切實際的夢幻中。



    她想要和自己的兒子做愛。







    第四章



    “媽媽!我沒有穿衣服!”



    “不要吵,亨利,媽媽想跟你談一下。”這時正是深夜時分,瑪格莉特故意沒有敲門就走進了兒子的房間,希望能看到他的裸體。



    她成功了。亨利剛好沖完澡,只拿了一條浴巾,就在門打開時,他下意識地遮住了胯部。



    他有點羞怯地坐在床頭,滿懷期待地看著媽媽。



    瑪格莉特走了進來,為了這個場合她可是特意做了準備,只穿著一條剛及胯部的長睡衣,但是透過半透明的布料,她美麗的身體可是半隱半現。



    就在亨利看到她的大乳在衣服下跳動時,他的眼睛睜大了,而這也正是瑪格莉特所希望的。



    她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引誘自己的兒子,讓純潔無暇的亨利享受著他硬雞巴插在媽媽穴中的樂趣。



    華爾特很明顯並沒有因為幹了自己的母親而受倒傷害,她想亨利應該也不會。



    “這……這真是一件漂亮的睡衣啊,媽媽。”亨利臉紅了,他個子並不高,身材也不是肌肉男型的,尤其是那張娃娃臉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小。



    “它可引人暇思呢。”



    “謝謝你,亨利,我很高興接受你的稱讚,如果我驚嚇了你的話也請原諒,你願不願讓我站在這裡跟你談幾句呢?”



    “當然是願意。”瑪格莉特坐在床上,靠在她兒子的身邊,極力不去看他的胯部。



    “你知道,你現在已經是個英俊的小夥子了,亨利,你已經長大了,而且媽媽也好久沒有跟你談過心事了,老實說,我還是把你當男孩看的。”



    “嗯,”亨利聳聳肩。



    “亨利,讓我問你一個私人的問題:這些日子來你想過有關性的事嗎?”瑪格莉特轉過了身體盯著他,雙乳在睡衣下跳動著。



    亨利臉紅了,有些不知所措。



    “嗯,是的,我想有吧。”



    “自從你到了青春期後一直風平浪靜的,亨利,但是我從來就沒有跟你談過有關性的事,聽起來這很諷刺,我一直都在跟象你般年紀的客戶談這種事。”瑪格莉特有占猶豫,“亨利,你還是個處男?”



    “啊,媽媽。”



    “你要對媽媽坦白,亨利。”亨利又聳聳肩。“是的,我會的。”



    “你在學校裡有女朋友嗎?”



    “沒有。”



    “你希望去破掉你的處男身,亨利,對嗎?”瑪格莉特靠近了他,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



    “你經常幻想如何去幹女人的陰戶嗎,亨利?如果你能原諒我的話。”



    “我想是的。”



    “你也邊做白日夢邊手淫嗎?”亨利臉紅得更加厲害起來。



    瑪格莉特能感覺到浴巾下有某個東西挺了出來。



    “是的。”



    “每天嗎?”



    “是的。”



    “這可真是糟糕,亨利,一方面,象你這般年紀的男孩,只要一受刺激就會硬起雞巴想要插穴;另一方面,你知道如何才能讓人家心甘情願地讓你插嗎?還有,你看過赤裸的肉洞沒有,亨利?”



    “沒有。”



    “這更糟糕。”瑪格莉特笑著摸了摸他的大腿。



    “亨利你願意為媽媽做些事嗎?”



    “什麼事?”



    “把浴巾拿開,讓媽媽看看你的陰莖,好嗎?”



    “啊,媽媽!”



    “我只是想看它是不是正常發育,亨利,明白嗎?我想教你一些有關性方面的事,寶貝,我認為這是作為母親的義務。不要怕羞,亨利,來吧。”



    亨利盯著媽媽好幾秒,然後聳聳肩拉開了浴巾。



    瑪格莉特立即覺得陰戶內又濕又熱起來。



    她兒子的雞已經半硬了,相當的大,儘管他只有纖細的身材,比起華爾特來,也只小上一點。



    “噢,亨利,你有一根大雞巴。”瑪格莉特跪在赤裸的兒子面前,她分開他的膝蓋想要更靠近一點的觀察。



    她流著口水想要吃這根雞巴。



    慢慢地用手指握住這根半硬的雞巴,她用力地夾住龜頭。



    亨利的陽具飛快地硬了起來,就象鐵般硬,站在那從毛髮中,搖對晃腦地立在她面前。



    “噢,亨利,媽媽摸雞巴讓你非常興奮,對嗎?……你雞巴全硬起來感覺好嗎?”



    “我……我想是的,只是有點兒尷尬。”



    “你不需要尷尬,亨利,我是你母親。”瑪格莉特用手抓住他雞巴的根部,緊盯著這根大雞巴的紅龜頭。



    她慢慢地套弄著雞巴,眼睛沒有離開過龜頭。



    馬眼張了開來,流出了些珍珠似的體液。



    “你的雞巴現在漏了,亨利,睾丸裡充滿精液你會覺得難過嗎?”



    “我想是吧。”



    “讓你的蛋蛋存太多的精液對身體不好的,你一天通常都會打幾次手槍來緩解這種壓力吧,亨利?”



    “是的。”瑪格莉特收緊了握在他雞巴根部的手指,套弄的速度加快了,她緊盯著那透明的液體從龜頭處滲出來。



    “你是這樣手淫的嗎?亨利,媽媽的手讓你舒服嗎?”



    “噢,媽媽,媽……媽!”



    “我今天有一件不比尋常的案子,亨利,那個男孩叫華爾特,外表看起來一切正常,但是他想幹自己的媽媽,從我聽到的猜測,他的媽媽也喜歡讓他幹,我不知道怎樣去解決他的問題,寶貝,我不知道一個媽媽每天晚上讓自己的兒子幹穴有什麼錯。”



    “當一個年青人雞巴硬起來時,畢竟這是非常普遍的,除了母親願意讓他把脹脹的雞巴塞在陰戶中並讓他釋放出積存的精液之外,還有誰會願意這樣做?你認為一個母親跟兒子做愛是犯罪嗎,亨利?”



    “我不知道。”



    “你的雞巴已經完全硬了起來,亨利,我想你也願意讓我這樣套弄你吧。但是我想你的精液已經積存了不少了,你肯定迫切地想要把它們釋放出來。我願意用嘴巴含住你的雞巴把你的精液吸出來,你認為我吸自己兒子的雞巴可恥嗎?”



    亨利沒有回答,瑪格莉特用力地套弄著他的大雞巴,讓越來越多的液體滲了出來。



    她低下了頭,用嘴溫柔地含住了龜頭。



    亨利歎息著,他的雞巴狂暴地跳動著。



    淫蕩的母親已經舔吃及套弄雞巴好幾次,讓那磨菇狀的龜頭因粘滿了唾液而水光閃閃。



    “你想媽媽吃你的雞巴,是吧?”



    “是的,媽媽!噢,用力。”



    “這才是個好孩子。”她低下了頭,這一次直接吞下了兒子的雞巴,讓那聲音的餘韻也消失在她的嘴間。



    亨利有一根非常大的雞巴,她不得不盡力張開嘴來容納它。



    瑪格莉特放鬆了片刻,然後猛地向下壓,在吞入三分之一的巨炮之後,她停止了下沈。



    淫欲的母親開始舔吸,她的雙頰因為塞入的大雞巴而漲大了。



    亨利的雞巴嘗起來非常棒,它在她的嘴裡脈動著。



    瑪格莉特聽到了自己舔吃雞巴發出的淫聲。



    只一想到自己舔吃兒子的雞巴時,她的陰戶開始劇烈地震動。



    瑪格莉特閉上了眼睛,嘴被塞得滿滿的,集中精神在幫兒子吹簫。她用心地舔著,雙頰因此而變紅。



    她的舌頭纏繞著皇冠,品嘗著從那溢出的帶點鹹味的體液。



    “用力一點。”亨利哀求著,他用雙手壓著母親的頭,想要更挺進一些。



    “嗚……感覺太棒了,媽媽!噢,用力,繼續吃我的雞巴!”



    瑪格莉特舔得越來越厲害,重複著玩弄她年青兒子那硬綁綁的雞巴。



    充滿了渴望,她努力地將臉壓下,想要去吞下更多的莖身。



    陽具狂暴地跳躍著,在她口裡橫行肆虐。



    就在她想著兒子那大量的精液灌入喉嚨的情景時,瑪格莉特的陰戶也在隱隱作痛。



    無所畏懼的,淫欲的母親上下地起伏著頭,用嘴巴套載著兒子的硬雞巴。



    她緊握著陽具根部,快速而有力地套弄毒害。



    大量的液體從馬眼處湧出來,她知道他高潮在即了。



    瑪格莉特伸出了左手到他屁股後面,鑽入雙片臀肉之間,記起了一個能讓男人射出更多精液方法的她把手指探入了屁眼之中。



    她兒子的屁眼又緊又熱,亨利驚奇地大叫起來,就在他媽媽把手指塞進肛門,深插在他那不斷蠕動的信道內的同時。



    她抽插著屁眼,刺激著他的前列腺,右手則繼續套動他那律動的雞巴,嘴巴更是用力地吸著龜頭。



    “我要來……了,媽媽,噢,幹,我……要……來……了!”巨炮開始噴出精液,這是她一生中品嘗過的最美味的精液。



    興奮的瑪格莉特緊含住她兒子噴射的雞巴,用力地吃啊舔啊,震悚著迎接那擊打扁桃體的精液,並讓它灌滿了腹中。



    這是她一開始就夢想的。



    “噢,媽媽!媽媽,太棒了!”瑪格莉特擡起了頭,吐出了男孩的巨炮。



    她看著他,仍然想要。



    雞巴仍舊相當的硬,深插進他自己媽媽的騷穴中完全沒有問題。



    “你有一根好吃的雞巴,寶貝,媽媽也很喜歡,”瑪格莉特平靜地說著,“讓媽媽吃你的雞巴,你有沒有負罪感?”



    “沒有,一點也沒有。”



    “如果讓你感覺很好的話,我以後每天都會幫你排泄精液,”瑪格莉特用舌頭在嘴邊劃過一圈,把殘留的精液完全吃掉。



    “你喜歡媽媽每天幫你吃雞巴嗎,寶貝?”



    “是……是的,媽媽。”



    “你的雞巴現在還有硬,寶貝,”瑪格莉特笑著道。



    “我想讓你射更多的精液出來,寶貝,吃你的雞巴讓媽媽下面好濕好癢,你能不能幫媽媽的忙,寶貝,讓我現在教你怎樣做愛怎麼樣?”



    亨利點了點表示同意了。



    淫蕩的母親站起身來,看著兒子的巨炮,把睡衣脫了下來,裸露出整個身體。然後她仰躺在床上,準備跟兒子做愛。



    “我的奶子大嗎,亨利?”她把手伸到胸部,用手捧起了兩個鼓鼓的巨乳。



    “你可以吃吃媽媽的奶子嗎,在我教你如何性交之前?”亨利點頭應是,他爬到了母親的身上,濕濕的陽具抵在她的大腿上。



    萬分饑渴的他把臉湊近了她那豐滿的乳房,用嘴深深含入那硬起來的乳頭。



    瑪格莉特呻吟著抱住他的頭,讓他任意地吃著自己的乳頭。



    “你喜歡吃媽媽的奶頭,是嗎?寶貝,你是否記起了你還是個小貝比時的事嗎?寶貝,你大概很想要吃媽媽奶子裡流出來的奶吧?”



    亨利一連串的點頭,他輪流著吃著媽媽的兩個奶子。



    對他來說,吃奶子的樂趣非常吸引人。



    突然擡起頭,他爬到了裸母的身上,分開她的雙腿想要把陽具插進去。



    “不要這麼快,親愛的,”瑪格莉特格格地笑著,“來吧,乖一點,跪到我腿中間,媽媽教你如何干穴。”



    亨利順從地跪在她的腿間,一根大大的男根在她那茂密的三角洲上方跳動不已。



    瑪格莉特扭了扭小屁股擺好了架式,她拉起了雙腿壓在肩膊上,把那濕淋淋的肉洞對著兒子。



    瑪格莉特抓住了他的陽具拖著向著,引結著它鑽入她那癢癢的玉洞中。



    “來嗎,寶貝,現在幹媽媽吧。”



    亨利分開了腿,用手臂支撐體重,向下看著他的雞巴插進媽媽那溫暖濕潤的穴中。



    他有點急噪地挺動屁股,想讓雞巴全插入穴中。



    瑪格莉特咬牙苦忍,因為他的雞巴太大了,插進濕淋淋的穴中漲得她好難受。



    “噢,天啊,亨利,你的雞巴太大了!”瑪格莉特放開了他的陽具,現在她引路的工作已經完成了。



    她集中精神扭動著腰,好讓她毫無經驗的兒子把男根順利地插進穴中。



    “感覺好嗎?亨利,你喜歡幹媽媽,是嗎?你喜歡讓媽媽的小洞洞夾緊你的大雞巴嗎?”亨利點頭承認了。



    作為一個新手,年青人很快就抓住了抽送的韻律,亨利順利地挺著屁股,把大雞巴深挺入媽媽的小穴內。



    瑪格莉特也向下看著,多肉的陽具穿過腫漲的陰唇消失在她饑渴的穴中讓她也十分興奮、“用力地挺吧,亨利。”她哼了起來。



    “不要擔心會插傷我,媽媽喜歡被大雞巴幹,插進來,寶貝,現在就插進來!”



    亨利伏在淫母身上,讓兩個的胸部互磨了一陣之後,他屁股一挺,整根雞巴兇悍無比地全入她緊緊的穴中。



    他快速地抽送,伏在她耳邊狂喘息,任憑那粗暴的巨炮在又濕又緊的洞穴中滑行。



    “這才是個乖孩子,亨利!”瑪格莉特用雙腿鎖在他的背後,用力地搖著屁股,迎合著他狂暴的橫衝直撞。



    “嗚……媽媽愛你的大雞巴,寶貝!嗚……噢,來吧,噢,天啊,幹我,媽媽的穴好癢!幹媽媽,用力地幹媽媽!”



    比起口交來,亨利寧願幹媽媽的小穴。



    他全力以赴猛轟猛炸,沿著她狹窄的信道前進,每一擊巨炮都插到她的子宮中。



    瑪格莉特只覺得整個身體都燃燒了起來,陰戶更加激烈地收縮纏繞著兒子火熱的肉棒。



    “你幹得媽媽要高潮了,寶貝!嗚……插得好深啊!亨利!挺動你的屁股!用力地操媽媽!”



    亨利拋開一切用盡全力地把雞巴在媽媽的陰戶中狂抽猛插著。



    裸母與兒子一起合諧地同震著,越來越快,越來越猛,除了猛插穴享受極樂之外他們什麼都不想。



    “我來了!亨利!”兩人的小腹緊緊地貼在一起,撞擊的力道之大,甚至連床也咯吱咯吱地搖晃起來。



    “嗚……用力……愛人!幹媽媽,幹死淫蕩的媽媽!我來了,我……來……了!”一生中最激烈的高潮,她的陰戶在劇烈地收縮波動著,象嘴般吸吮著兒子的陽具。



    瑪格莉特甚至覺得屁眼也高潮了,就象她的陰戶般律動不休,火辣辣的又有些酸酸的。



    “噢,媽媽!我又要……來了,媽媽!”亨利動作的幅度更大了,他如鐵硬般的陽具引導著裸母的高潮。



    突然間瑪格莉特感覺到洪水般的精液從龜頭處噴出湧向她的陰戶,洶湧著沖刷撫慰她那發癢的肉壁。



    “這才是乖孩子,”瑪格莉特喘息著。



    “啊,你在媽媽的穴裡射了,來嗎,寶貝,把所有的精液都射進來!”瑪格莉特用力地夾緊穴肉,榨取著兒子的每一滴精液。



    亨利仍在發射著,把睾丸內積存的精液都排向媽媽的陰戶,然後他疲倦欲死地倒在她身上,雞巴猶是硬硬的在穴內跳動著。



    一切現在才要開始,瑪格莉特沈思著。







    第五章



    瑪格莉特第二早上站在廚房裡微笑著為兒子準備要帶去學校的金槍魚色拉三明治。



    昨天夜裡她那好戰不休的兒子整整幹了她四次或更多,一發又一發地接著把大量的精液射進她那騷穴中。



    數月以來,瑪格莉特從未有過如此的性滿足。



    她現在一絲不掛,渴望著去教給兒子更多的性知識。



    無論他滿足她濕濕的淫穴多少次,瑪格莉特那裡面總是騷癢難當。



    “嗨,媽媽。”瑪格莉特轉著身來對著兒子微笑。



    他只穿了一件睡褲,她甚至還能看到那根大雞巴在雙腿之間跳躍不已。



    他臉上有點羞怯又有點尷尬,但仍然死死地盯著媽媽的身體。



    瑪格莉特知道他的雞巴又想幹她的穴了。



    “早上好,親愛的,給媽媽一個吻吧!”她抱著兒子,擠著他的屁股把舌頭伸進了他的嘴裡。



    當亨利最終結束這個淫欲的擁抱後,他的大雞巴已經在褲子下形成了一個大帳篷。



    “昨天晚上幹過媽媽後你睡得好嗎,寶貝?”



    “是的。”



    “你現在是不是又想再幹一場呢。”瑪格莉特搖搖頭,譏笑著兒子旺盛的性欲。



    “老實說,你現在無可救藥了,亨利,你大根想在上學之前又跟媽媽幹一場吧。”亨利有點害羞畏懼地點頭承認,就在他剛看到母親的身體時,他的雞巴就直挺挺地硬了起來。



    瑪格莉特把三明治包好,然後走出了廚房,帶著兒子走回了臥室。



    她跳上床,四肢大張仰躺著,特意杷大腿打得開開的。



    “脫掉睡褲,寶貝,媽媽想再看看你的大雞巴。”亨利照做了,脫下了睡褲,把漲得大大的雞巴裸露出來。



    看著兒子的雞巴,瑪格莉特非常想要它又插進穴中,但是她必須把一些事教給兒子。



    任何一個好兒子,她覺得,應該學會如何去舔媽媽的小穴。



    “看著我的肉洞,亨利。”瑪格莉特雙腿張得大大的,毫無羞恥地把多毛的濕穴暴露在兒子的眼前。



    亨利眼著媽媽的陰戶,雞巴就忍不住一跳一跳的。



    瑪格莉特把手指探入了淫裂之中,一進一出地抽動起來。



    “你知道你想幹媽媽的穴,寶貝,”她急喘著,“現在我想讓你舔它,你曾經聽過學校的男孩談論過舔陰的事嗎,親愛的?”亨利點頭。



    “很多男孩喜歡舔陰,亨利,他們甚至比干穴、吃雞巴還喜歡。濕濕的小穴中會散發一種特殊的香味,大多數的男人非常喜歡聞這種味道,我也想讓你舔媽媽的小穴,寶貝,然後我就會讓你幹。”



    亨利的表情告訴了瑪格莉特他已經雀躍欲試想成為一個舔陰專家。



    他爬上了床,移到她的雙腿之間,面對著她濕濕的芬芳美穴。



    瑪格莉特把手指抽了回來,好留下足夠的空間讓兒子舔陰。



    “把你的嘴巴放在這兒,亨利,嘗嘗它。”亨利照做了,把嘴壓在她濕濕地微開的穴上。



    他呻吟著,看起來非常喜歡愛液的味道。



    亨利伸出舌頭,深深地沒入媽媽顫動的穴中。



    瑪格莉特表情奇行地扭著屁股,而亨利則正式舔穴,把舌頭鑽入她那發癢的粉紅色裂縫中。



    “你喜歡吃穴,對嗎,亨利?”瑪格莉特喘息著道。



    她用雙手抱住他的頭,屁股拱起,讓那燥動的蜜穴壓在他的嘴上。



    “許多男孩認為這嘗起來就像是某種海鮮,但是我想你大概也喜歡這種海鮮味吧,是不是?以後只要你操穴時就會想起媽媽美穴的味道。”



    亨利點點頭,臉埋在母親的雙腿之間,伸出手指剝開了陰戶的花瓣。



    蜜穴內是粉紅的,充滿了愛液閃著水光。



    亨利用舌頭在這顫抖的穴中探索著,然後發覺了某種突起物聳立在上端。



    “那是媽媽的陰蒂,亨利……”他的母親氣喘著解釋道。“是非常敏感的部位,為什麼你不幫幫媽媽舔舔看?”



    亨利服從了,伸出舌頭試探性地輕舔著這裡。瑪格莉特就好象被擊中般全身大震,她的大乳隨著屁股的扭動而上下跳動著。



    “感覺真好,亨利!嗚……媽媽喜歡讓人舔吃陰蒂!噢,亨利,幫媽媽舔,把它咬在嘴裡,親愛的,舔媽媽的陰蒂!”亨利伸出兩指插進了媽媽陰戶中,然後他用心地舔著陰蒂。



    他用雙唇含住陰蒂,舔吸著,讓它變得更加腫大起來。



    他用手指插著穴同時舔吃著陰蒂,讓他媽媽體會到什麼叫做極樂。



    “嗚……夠了!幹媽媽,亨利!快點,亨利,把你的雞巴塞到媽媽的穴裡,用力地幹媽媽!”亨利爬起身來,壓在媽媽的身上,用急不可待的雞巴難準了濕得曆害的騷穴開口處。



    瑪格莉特把雙腿壓在肩上,俯瞰著兒子把雞巴插入。



    龜頭首先進入,然後就是莖身,一寸一寸的豎挺的陽具全埋入她的淫欲信道中,填塞得她的小穴要撐爆似的。



    “幹我,亨利!嗚……我很癢啊,幹媽媽,用力地幹騷媽媽!”亨利壓在裸母的身上,胸膛間肌膚相親。



    瑪格莉特震顫著,感覺到那巨大的肉柱全根盡沒的刺入穴中。



    她用雙腿鎖住他的背部,飛快地旋轉著。



    亨利配合著她的節奏,讓巨炮在穴中忽進忽出。



    在舔陰過後,他操得十分滿足。



    他的舌頭和手指已讓她的陰戶變得非常濕熱,現在讓她濕熱的肉洞來夾住陰莖更是快活無邊。



    瑪格莉特的陰穴緊緊地纏繞著兒子的雞巴,在莖身上每一寸處蠕動不休。



    騷穴變得如此騷癢,她什麼都不想,除一根粗暴的大雞巴來操穴之外。



    她想要利用兒子的巨炮來釋放自己。



    “幹媽媽,亨利!”她猛扭著屁股,讓緊緊的小穴迎接著兒子的雞巴。



    “好深啊,寶貝!嗚嗚,嗚嗚,用力插!插爛媽媽的穴!”亨利幹著母親,他伏在她肩膊處喘息,揮舞著所向無敵的大雞巴在陰戶深處衝鋒陷陣。



    她的扭動配合著他的動作。



    他不顧一切地向著淫穴發動著攻擊,更快更深更重,狂風暴雨般在信道中橫行無忌。



    “幹媽媽,幹死媽媽!”瑪格莉特唱起了性愛之歌。



    “嗚……太棒了,亨利!媽媽要來了!……噢,幹,噢,要死了,媽媽……要……來……了!”她多毛的濕穴在強烈地痙攣著,劇烈地絞動著兒子豎挺的陽具,噴出的愛液完全澆灌在雞巴上。



    亨利並沒有射精,他用力地抓住她的屁股蛋兒,更重更快地操著穴,深插入穴內頂著她的胃,他讓她步入快樂的高峰。



    就在高潮的最高點,瑪格莉特才突然覺得她是如此想要讓兒子的男根幹自己的屁眼。



    狂暴的洪流湧向她的全身,就在她陰戶包纏著陰莖跳動時,後面的肛門括約肌也如斯響應般狂震不已。



    一直以來,瑪格莉特就喜歡被幹屁眼,尤其是用如兒子般的大雞巴來幹。



    她有點擔心亨利是否會象操穴般喜歡用巨炮來幹屁眼。



    “抽出來,亨利。”她氣喘著下命令。“媽媽想要把另一個地方給你的雞巴幹。”亨利服從了母親的命令,儘管這對他是不大不小的傷害。



    瑪格莉特看著巨棒從有點依依不捨的小穴中抽出來。



    陽具被插得非常紅,到處都是她陰戶流出的愛液,而且還在一跳一跳地準備射出睾丸內儲存的精液。



    瑪格莉特只想著被這根巨炮插屁眼,她的直腸就忍不住如火燒般熱了起來。



    翻過身,瑪格莉特伏在床上,她本想讓亨利去浴室拿些凡士林,但一想旋又作罷。



    畢竟,他的雞巴上現在滿是愛液,而且除此之外,她也實在等不及了。



    她用手指拉開屁股蛋兒,淫蕩地露出了粉紅色屁眼對著亨利,讓他只喘著大氣。



    “你曾經聽過肛交嗎,兒子?”瑪格莉特氣喘地問道。



    “聽過。”



    “我想你也會喜歡肛交的……寶貝,亨利,許多女人喜歡幹屁股,我也不例外,為什麼,因為有時候我的屁眼也會象肉洞一樣又癢又酸。你看媽媽的屁眼是不是在饑渴地蠕動著?”



    “是的。”



    “這就意味著它想被幹,而且它也比陰穴要緊,亨利,只要一不注意就會傷到它,通常,在你插一個女孩的屁眼時先塗上潤滑油比較好,你現在並不需要這樣做,因為媽媽的屁眼已經很癢了。”



    “是的,媽媽。”



    “壓在我身上來,寶貝,用手握住你的陽具,然後把龜頭插進媽媽癢癢的小屁眼中。我知道你會喜歡幹我的屁眼的,那裡非常非常地緊,一開始你的雞巴只能慢慢地進入,在我告訴你快時你再加快,明白嗎?”



    “是的,媽媽。”亨利壓上了母親,手握住巨根把滿是愛液的龜頭對準了屁眼。



    瑪格莉特把屁眼拉得開開的,在感覺到他的龜頭刺在她癢癢的屁眼上時,她興奮得直發抖。



    它進入了她,把她的括約肌擴張得寬寬的,侵入的肉棒推開了緊縮的直腸進入了深處。



    “嗚……噢,亨利!你有一根大雞巴,寶貝,嗚……幹媽媽的屁眼,孩子,慢慢地輕輕地,就是這樣!把你硬綁綁的大雞巴插進媽媽的屁眼!”



    亨利在她身上蠕動著,挺著屁股鑽著媽媽的屁眼。



    幹緊緊的屁眼,他發現,跟幹穴完全不同。



    屁眼更緊一些,他不得不慢慢地刺入,直始直終都是這樣,漸漸地亨利按照一定的節律,把巨根在媽媽的屁眼裡抽送進來。



    現在,裸母的屁眼已經完全騷癢和燃燒起來。淫靡的括約肌糾纏著兒子的陽具,他那滿是青筋的莖身深深地刺入了直腸內。


    香奈儿普雷斯顿快播 女人与犬交 大泽佑香迅雷种子 奥多姆大姨子视频 虎虎虎成人网 福建武夷学院余海燕 仓知莉 我想干成人网 香奈儿普雷斯顿电影 武夷学院 余海燕 女人与狗视频 虐带美女 老汉推车 大片 大人看的片 女人与狗 夏日狂情 轮奸美女 h动漫qvod 趁人网站 十二人の女教师 奶交 大恶司下载 杀破狼电影 上松なぎさ 台湾90后新民高中郭冠樱事件 网络红人丝仙子 黑暗圣殿电影 郭冠樱qvod 收费聊天室 浙江大学 沈璐 兽皇平泽里菜子 武夷学院余海燕 兽性新人类3 官人我要在线看 香港龙虎豹电影 做爰视频 香港虎豹成人网 外国女同性恋片 弱杀在线观看 魔兽交易门下载 qvod成人h动漫 香港龙虎豹成人 123成人站 爱奴新传在线观看 东北经典婚礼 老外干b 大陆女厕 性爱片 爽片 美祢藤 收获之夜 虐肛 缓交 婷婷成人网 h动漫 女人喷潮 小嫩b 欧美潮吹 名模杨海玲 a4u美女 北原美夏 长谷川麻弥 肛交灌肠 魔兽世界交易门 河南徐益勤 高城麻友 大胆妹妹 国内女王 香港龙虎豹网 十景缎全文 演艺圈悲惨事件19 绝版兽交 大肚婆也疯狂 香港龙虎豹网站 好色的姐姐 虎虎虎电影下载 广西小情侣车震门 女厕卫生巾 群交场面 香奈儿普雷斯顿种子 天天干情色网 舒淇 红灯区 下载 旗袍丝袜诱惑 大泽佑香 迅雷 成人h动漫网 足.交.黑.丝 同志鸡奸电影 广西小情侣 车震门 5917全部电影 操老婆 骚彤彤 黑姬 水地狱 酒井ちなみ 美祢藤コウ 狗交 干女人 爱姉妹 杉原杏璃快播 平泽里菜子 欧美幼幼 美女与大黄狗 趁人电影 黑.丝.足.交 快播 仓知莉花 重口味拳交 叶月纱绚 浙江丽水情侣 男人和母狗 孽欲狐仙 范冰冰苹果在线观看 舒淇的电影红灯区 叶子楣聊斋艳谭 兽性新人类在线观看 人妻网 18岁的少女 女人犬交 爱干成人网 我爱干成人网 办公室奸情 香港龙虎豹成人网站 松岛枫电影在线观看 范冰冰苹果在线看 成人h动漫qvod 成人a播 黑暗圣殿网站 姬野爱 护士 3d之极乐宝鉴在线看 极度兽性 迅雷下载 妖女传说之魔 井川ゆい 女按摩师 脱光光 原始兽性 犬交 成人性爱小说 新配信 男人与母狗 家庭教师のおねえさん 小泽マリア 采阴补阳 艳舞门 小骚b 就干成人网 如月妃美子 黑人干白人 水地狱下载 黑暗圣经在线观看 艺坛照妖镜之96应召名册 stoya白雪公主 妹妹成人网 舒淇电影红灯区 品箫门 玉蒲团之官人我要下载 小泽玛丽亚空门大开 强奸片下载 添肛 女兽交 灯草和尚电影下载 就要干成人网 操成人网 15人美少女漂流记 我干成人网 育花路小学教师 透明的内衣秀 范冰冰苹果电影观看 电影红灯区在线观看 杉原杏璃电影下载 川大校花跳蛋门下载 浪荡熟女 大泽佑香迅雷下载 吸毒嘿咻 丝袜美女自摸 沈璐 肌肉女 官人我要在线观看 小咪 真实录音 兽皇系列 药物迷奸 丝仙子 迷奸美女 杉原杏璃qvod 迷奸少女 骚女视频 sm影片 a4u艳舞 tpimage官网 川大校花跳蛋门 本山优希 粗大 女尿尿 成人网战 鸡巴操 十景缎下载 迷奸女 广西车震门 骚妹妹成人网 好色女成人网 虎虎虎成人 秦皇岛育花路小学 成人h动漫网站 女机械人在线观看 盗摄系列 演艺圈悲惨事件24 舒淇早期电影下载 vip4321首页 上海夜总会美女 电影双胞胎在线观看 一妻多夫 花井メイサ 人狗交 成人视屏 真性中出 孤芳自赏 俄罗斯美女学院全集 手枪必备 松坂丽央 村上里沙电影 干熟女 乳母动漫 操我下载 御神楽探侦団 夏川rui 浙江大学沈璐 女人做爰 台湾新民高中郭冠樱 赏金猎人剧情 演艺圈悲惨事件26 石川铃华电影下载 孽欲狐仙下载 爱奴新传 下载 天台门下载地址 后入式 宫间葵 月野姬 内田美奈子 中国人电影网 泉麻那 村上里沙快播 幸田李梨 欧美成人网 浅乃ハルミ 成人有声小说 调教母狗 古罗马战争电影 大正电动娘 白石美香 金鳞岂是池中物在线 去干成人网 南京悠悠大学校花门 换妻一族 洗濯屋しんちゃん 123成人网 金瓶双艳qvod 川大校花 东北婚礼庆典门 电影灯草和尚 鸡巴好大 みづき伊织 灯草和尚 电影 新民高中郭冠樱 玩玩电影网 林雅诗电影下载 肉蒲团字幕下载 演艺圈悲惨事件9 小泽玛利亚影片下载 黑暗圣殿成人 他的鸡巴好大 魔兽 交易门 王美莼视频下载 魔兽世界 交易 一根成人网 黑暗圣殿最新 金瓶双艳在线观看 性爱影片 北条麻纪 梦幻剧情 翼裕香 丝袜片 小坂めぐる 干老女人 杉原杏璃电影 美女也疯狂 爱叶渚 丝袜足交电影 金喜庆性贿赂 开裆丝袜 欧美大鸡巴 艳母在线观看 人犬交 红灯区 舒淇 轮奸美妻 黑暗圣殿成人社区 陈冠希和邓丽欣 人与蛇交 四川大学校花跳蛋门 收费聊天室 兽交女 人跟狗交配 金瓶双艳电影下载 松岛枫电影下载地址 李丽珍电影玉女心经 玉蒲团之官人我要播放 郭冠樱视频下载 tpimage 尾野真知子 就去干成人网 冬月かえで 女同性电影 极品护士 骚b网 色狼成人网 幼幼图 qvod 艳母 天天干成人网 金瓶双艳在线看 欧美著名艳星 操我 下载 金卡戴珊qvod 看看色播 灯草和尚在线看 玉蒲团玉女心经快播 小泽玛利亚在线电影 成人h动漫有哪些 女人与犬交 在线观看金瓶双艳 苹果范冰冰片段 我要播播成人网 金喜庆性贿赂下载 透明内衣绣 郭冠樱事件视频 玉蒲团高清观看 香港成人短片 肉蒲团极乐宝鉴在线 杉原杏璃 男同性恋电影 美女脱衣舞 郭冠樱 横恋母 庞德 椎名ひかる 灭门惨案之借种 黑人的大鸟 美女bb 秘汤めぐり 爱川香织 郭冠樱事件 强奸女生 女王sm 强奸系列电影 演艺圈悲惨事件17 团地妻在线观看 玉蒲团在线观看 熟女系 青春期教育片 模特杨海玲 女同性恋性生活 好片电影网 女同性恋性行为 丝袜成人网 清宫性史迅雷下载 性爱天天 闫凤娇 kfc 魔兽世界成人电影 阳台门下载地址 和狗兽交 3d肉 蒲团字幕下载 天天干 大美兔 玉蒲电影完整版 15美少女漂流记 装甲骑女 12岁的美少女 吹潮 丝脚 若菜亚衣 深田梨菜 摸奶子 灯草和尚电影 绫瀬ティアラ 人与自然狼 就去干成人 触手怪物 自尉 小琳 金瓶双艳在线播放 发泄工具 黑暗圣经在线 亲娘轮奸 许培 播播成人网 玉蒲团玉女心经qvod 丝脚诱惑 灭门惨案之借种下载 人于狗交配 我去干成人网
    俺去也_俺去啦_俺来也_最新影音先锋伦理电影资源网
    俺来也,俺也去电影网,俺去啦,放放电影官网提供BT电影下载,高清电影片源首发基地,为广大的电影迷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电影天堂。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友情链接:   色琪琪电影网   婷婷丁香激情五月   亚洲午夜电影   大香蕉伊人在线观看   奇米视频在线播放   啪啪视频在线   九七超碰视频在线   伊人久久综合网   俺来也俺去也   大香蕉青草在线视频   丁香五月啪啪   久久热青青草综合   更多